海納百川》龍應臺的「黑白無常」 又刷一波仇恨(雁默)

海納百川》龍應臺的「黑白無常」 又刷一波仇恨(雁默)

印度隧道坍塌40人受困5天 救难队靠「水管」供氧送粮

(圖/臺北市立動物園提供)

近日,因「團團」離世,輿論刷了一波溫情,兼刷了一波「蔡英文冷血」,龍應臺也沒放過這個機會,再刷一波文青存在感,但令人無言的是,將貓熊說成「黑白無常」,令各界錯愕,這次,龍嬸又刷歪了。

我琢磨良久,將貓熊與「黑白無常」連結起來的腦回路到底是什麼結構?無奈小民智商不足,怎麼都想不通。

不過,想當然爾,大陸網民又有題材刷一波「討厭臺灣人」了,人家琢磨不出來,乾脆直接波酸,流量倒也賺了不少。即便,龍應臺迅速將「黑白無常」改成「黑白肥肥」,傷害已經造成。陸網民再度藉此機會,解析龍嬸的「反賊」心態,嘲笑臺灣人的聖母視角。

念茲在茲於兩岸民間仇恨值不斷升高的龍應臺,下筆的時候到底有沒有考慮到她的修辭與觀點,也是兩岸民衆彼此仇恨的禍根之一?

網民的口誅筆伐已是日常,龍嬸大可無視,堅持己見,不過,作爲時評人,我還是想將問題談得深刻點,斗膽拋出大哉問:

连假松懈了怎么办?医曝5关键:撑到这天才算胜利

是蔻嬸對臺灣社會的危害較大,還是龍嬸?

花公帑整修北投会馆挨批「寄生北捷」 李文宗:细节我不清楚

周玉蔻對社會的負面示範,無須多言,人人心中一把尺,正常人都會對其表現「倒彈」;龍應臺是另外一種負面示範,正常人往往不會覺得其言說有何大錯,甚至頗能煽動部分情感掛帥的民衆,然而,其危害的隱而不彰,卻也對社會造成了更深遠的誤導。

景碩東南亞布局 公司:規避地緣政治風險尚未敲定擴廠地

最簡白的比喻就是,「真小人 vs 僞君子」何者危害較大?讀者可以自評,我只抒發己見。

在「架走胡錦濤」事件裡,我已批評過一次誤導了整個世代,並仍佔據主流話語權的自由派人士,作爲自由派名流的龍嬸,也是一個發人深省的負面教材,感謝給機會,讓我再批評一次。不過這一次,我將批評力度調低一點,大家講道理。

龍應臺對臺灣社會的最大誤導,即「請用文明說服我」。在此概念下,又引伸出「對中國的情感是有條件的」。

從龍嬸一貫的主張追索,其所謂「文明」,應是以自由主義與人權價值觀,作爲檢驗社會與政治的標準,並在此「濾鏡」下,得出「情感的條件」,以標榜其「人文關懷」。沒錯吧?

任何社會都有「價值濾鏡」,以此作爲審查基礎很正常,沒什麼可非議的。但問題在於,以此嚴以律人,卻寬以待己,就很噁心,這便是臺灣自由派的病根。而此病根,使社會墮入「雙標」陷阱,反噬了價值自身,以致立基於此濾鏡的論點,不但全然無效,還造就了一個理盲的社會。

华航台北-布拉格航线首航 满载306名旅客造访童话王国

越 來 越

龍嬸批評對岸無言論自由,不夠重視人權,並據此引申爲「不文明」,這是她個人詮釋,按自由派邏輯,每個人都有詮釋的自由。不過,自由與人權在臺灣社會造成了方方面面的惡果,龍應臺卻對此閉口不談,這纔可憎。

換言之,龍應臺的濾鏡,默認了臺灣在網軍橫行與民粹主義下的顛倒是非,侵害人權,限縮自由,造謠生事,和凡事政治化操弄,以掩蓋政治腐敗的亂象,卻很有興致指責對岸,好烘托自己的「文明」高度。

热门股-纬颖 尾盘拉擡锁死涨停

白話說吧,臺灣現在又不歸中共管,你太閒去管別人的問題,卻漠視自己社會的問題,難怪中國自古冷潮「百無一用是書生」,就更別提龍嬸那些令人尷尬的爛情文筆,有多虛無了。

自由,不是無條件的,必須綁定「責任」,否則要法律做啥呢?人權,也不是無底線的,必須綁定「是非」,否則要道德做啥呢?龍嬸何曾關心過臺灣社會失落的責任與是非?

雖不想一竿子打翻所有自由派人士,但小民對這些「價值傳教士」犯惡心是其來有自,讓我用兩個例子作結。

震旦通业获美国Stratasys台湾唯一授权代理商 以塑代钢抢攻终端批量生产市场

案例一:某學者論證「習近平再獨裁,也比民進黨更民主」,某自由派人士反譏「至少我們還有狗吠火車的自由」。前者的論證關乎民主的定義,可供各方辯論;後者的反譏卻不免歪七扭八,「狗吠火車的自由」要來何用?能解決什麼問題乎?

風凌天下 小說

邏輯不通之處在於:「狗吠火車」談何自由?被關在囚籠裡大吵大鬧,卻出不去,怎麼會是「自由」?

戴假面的女人

华航台北-布拉格航线首航 满载306名旅客造访童话王国

案例二:林智堅論文抄襲被大學撤銷學位,某自由派人士主張:大學應退還學費給林智堅,原因是大學未嚴格把關,有詐騙嫌疑。

此可謂極端「人權」詭辯,按其思路,就是將放水的老師與校方綁定成加害者,以此得出林智堅受害的結論,而這種邏輯竟讓「抄襲行爲」神奇地消失了。正常的思路是:放水的老師與林智堅纔是共謀的加害者,大學則是因此聲譽受損的受害者。

只有將個人權利高舉到最上層,其餘一切都要讓位,纔講得出這種謬論,類似詭辯在美國法庭或許司空見慣,但這是臺灣社會要的嗎?美國社會肇因於極端人權所導致的混亂與恐怖,臺灣人能想像嗎?

僅就以上兩例,你說這類自由派噁心不噁心?這種「文明」,除了無腦同溫層,又說服得了誰?而其他不這麼極端的自由派,正面形象逐漸被極端者覆蓋,怎麼都沒感覺?

民智已開,少數自由派菁英已無法壟斷「價值的排序」,在見慣了各種噁心說詞後,至少我們應有所覺悟,什麼纔是臺灣社會最高位的價值觀,不是自由派說了算,特別是那些將雙標當日常的低級自由派。

龍應臺,是消弭兩岸仇恨的人,還是肇事者?看其近年發表的言論被對岸網民一面倒狂噓,只能說龍嬸或許有心解仇,但卻一再誘發適得其反的結果,因此至少在事實上是肇事者。

問題就出在自由派滑入極端而不自知,除了高昂的說教興致,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,還無端製造了新問題。兩岸的仇恨與誤解日深,能說不是自由派的業障嗎?(作者爲自由撰稿者)

不熟练的两人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杭州亚运》滑轮溜冰奖牌库再开!李孟竹、刘懿萱「金包银」 赵祖政夺铜